只是路過的梅朵

大家好,可以叫我梅朵或是緋蝶都是我的筆名,我是灣家的,一個筆名是寫耽美同人另一個是BG言情。

在還沒來Lofter時是個在popo寫言情小說的文手,在臉書是個圖手。

近期的cp:長兄松、alloso、狗崽、酒茨/茨酒、夜青/青夜、博晴/晴博、
鬼使黑白、櫻桃、燈刀、赤黃、all黃、米英、紅色、維勇、奧尤

最近打算把自己寫的原創小說也搬上來只不過都是BG。

那謝謝你花時間看這個介紹哦

【狗崽甜】孤單

甜向

作者腦袋腦洞太大

依舊喜歡深夜發文

*ooc嚴重

*現代

*小學生文筆

*繁體字

*相信我是甜向,不要相信標題!

*和朋友借梗

傲嬌崽崽好耶!

=====================

  「又來了嗎?」

  妖狐坐在餐桌前,對面依然向往常一樣,沒有人坐。大天狗自此公司業績開始下跌後,很不常回來家中。

  今天原本是大天狗難得說可以早一點回來的日子,妖狐一大早起來準備好燭光晚餐必備的東西,蠟燭,食材,玫瑰花。

   妖狐準備好驚喜的看著門口,卻遲遲沒有人影,剛剛大天狗打電話來知道,公司出現狀況又要在加班。


「是嗎?畢竟是關係到經濟,先去忙吧,不用管我沒關係,我不會在意的。」妖狐忍著自己的聲音,不要讓大天狗聽到自己哽咽的聲音,當通話掛掉,妖狐忍不住自己的眼淚,滑落了下來。




  明明在意的要死,卻要假裝不在意,我也真是不坦率。




『我...是不是...被拋下了?』妖狐腦中突然有這個想法,卻甩甩自己的想法,告訴自己不可能。



  妖狐把桌上的食物包好後,放入冰箱,自己也沒有胃口了起來,穿好睡衣,躺在雙人床上。


 

  『果然一個人躺在雙人房上會感覺十分空虛是嗎?』妖狐自嘲了一下,縮著自己的身體,背對著另一個空蕩的位子,又繼續流下眼淚。



  「大天狗,你在哪啦!」

  「還不快點回來!」

  「再不會來我就跟你分手!」

  「幹,罵了你那麼多,你怎麼還不來。」

  「大天狗是個笨蛋、是個負心漢、他媽的是個沒品的死gay!!」妖狐是發泄情緒的大罵大天狗,不管會不會被當神經病,反正能讓自己開心一點就好。

【這裡是作者只要有類似狀況會做的事,可能會讓妖狐有點怪嗎?】


  「妖狐,你在罵那麼大聲是要給誰聽?」

  妖狐罵完後,聽到熟悉的聲音,嚇的從床上坐起身子。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剛,一進門就聽到你的罵人聲,真是有個性迎接戀人方式。」大天狗身上還穿著上班用的西裝,手抱胸挑眉的看著自家的戀人。


  「你今天不是要加班嗎?」妖狐依然驚魂未定看著原本要加班的人,卻在自己眼前。


 「公司穩定下來了,所以我就回來了。」大天狗走到鏡子前面把領帶脫下來,「哦?你不想要我那麼早回來?」大天狗回頭帶著戲謔的問著妖狐。


  

  「才沒有!反正我才不在意。」妖狐又縮回被子裡賭氣的用棉被把頭蓋起來。


  大天狗走到妖狐床邊,憐憫的把蓋在自家戀人頭上的棉被拉下來,摸著妖狐哭腫的眼睛,「不在意?這裡又是怎麼回事?」


  「吵死了,我說不在意就是不在意。」妖狐拍開摸著自己眼睛的手,又往另一個方向轉過去。


「妖狐。」

  大天狗喊了一聲,沒有回應。

「妖狐。」

還是沒有回應。

「妖狐,轉頭看著我。」

  妖狐這次轉頭了,眼睛果然泛著淚,只要一眨就會流出來。


  大天狗吻去眼淚,心疼的看著妖狐,「對不起。」


  「我以後會多陪你的。」大天狗抱住妖狐,親吻妖狐的髮絲。


  妖狐破涕而笑的回抱著大天狗。


  等妖狐情緒好一點後,大天狗也洗好澡了,正吹著頭髮。

「大天狗。」妖狐抓著棉被叫著戀人的名字。



「....有你在真好。」



「你剛剛說什麼?」大天狗關掉吹風機,看著妖狐。

「沒有什麼!」妖狐又惱羞成怒的縮回棉被裡。

  大天狗笑著看著棉被縮成一團的妖狐,其實已經聽到了。

「我也是。」

==================

打完了!!

我發現真的是嚴重的ooc啊

特別是妖狐(##

各位看的開心就好囉!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