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路過的梅朵

大家好,可以叫我梅朵或是緋蝶都是我的筆名,我是灣家的,一個筆名是寫耽美同人另一個是BG言情。

在還沒來Lofter時是個在popo寫言情小說的文手,在臉書是個圖手。

近期的cp:長兄松、alloso、狗崽、酒茨/茨酒、夜青/青夜、博晴/晴博、
鬼使黑白、櫻桃、燈刀、赤黃、all黃、米英、紅色、維勇、奧尤

最近打算把自己寫的原創小說也搬上來只不過都是BG。

那謝謝你花時間看這個介紹哦

【多cp甜向】情人節預期準備巧克力

作者腦洞依然無法救。

作者喜歡深夜發文。

*ooc嚴重

*私有

*cp:夜青、狗崽、酒茨、燈刀、鬼使黑白、博晴

*甜向

*無視崽崽無法吃巧克力的事實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寮內房裡,傳來曖昧的喘息聲。聲音隨著身上人的動作而拔高。

   手也慢慢的環著對方的脖子,嘴也不自覺的慢慢像對方的嘴靠近。

『哐噹--』

「妖狐,本大爺有事........欸?」

   時間有如停止了一般,床上糾纏的兩個人,一個瞪大眼睛,另一個用寒冷憤怒的眼神看向來者。

「對不起,請繼續....等等!我不是故意的阿!!」

「羽刃暴風--」

 【夜叉 卒】

 「夜叉,所以你想說什麼?」妖狐看向剛從桃花那復活過來的夜叉,也努力隱藏著腰的痠痛感。

  「本大爺聽平安京那些小妖說,不久就是人間所謂的情人節。」夜叉用著神秘的語氣和妖狐說。

   「小生倒是有聽說過,那個所謂情人節,不過那是人間的事,關小生什麼事。」妖狐翻了一個360度的白眼用事不關己眼神看向夜叉。

  夜叉的臉上頓時出現了十字路口。

「所以我才要說阿,不如我們做那個“情人節巧克力”」

「哈?小生才不要做那種麻煩之事,小生寧願去撩小姐姐。」

  妖狐說完,用著對這件事表示無趣的眼神看向夜叉,之後打算拍拍屁股走人。

「欸~難道你不想看看大天狗那個面癱臉收到巧克力的表情嗎?」夜叉用著戲謔的表情說著,看向正往房內走去的妖狐。

    果不其然,妖狐停下腳步。轉頭到夜叉可以看向半張臉的角度,原本下榻的耳朵,微微提高,表示希望對方說下去。

「本大爺還記得你跟本大爺抱怨過,大天狗不管你怎麼戲弄他依舊一號表情是吧?」妖狐聽到這句話微微顫抖一下,身體帶動臉轉了過來,金眸轉了一圈,只不過這是想了一下的意思。

   「好吧,小生加入,不過說好做完後,不准與任何妖說,小生還想撩小姐姐。」妖狐妥協,他確實很想知道大天狗收到的表情。

  「這是當然,本大爺說到做到。」

    準備做的當天,妖狐和夜叉把長髮綁成一個馬尾,把自家戀人引開。

「話說夜叉,平安京有巧克力嗎?」妖狐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夜叉。

  夜叉似乎沒有想到這個問題,乾笑說著。「似...乎沒有。」

「那沒有材料我們怎麼做阿!」妖狐很想給夜叉吃一個風刃,發現自己好友是笨腦袋怎麼辦,在線等,急。

  「去買就好啦。」

  之後他們慢慢轉為人形,準備去人間採買器具和材料。

   【關於怎麼知道材料和做法這件事,是夜叉去詢問童女的。】

  走到寮裡的出口時,遇到了鬼使白。

「夜叉和妖狐是準備去人間嗎?」鬼使白表示疑惑的看著妖狐和夜叉。

「是阿,本大爺和妖狐要去買材料做情人節巧克力。」妖狐原本要阻止夜叉,不過正當要唔住他嘴時,他已經說出來的,妖狐表示他開始後悔答應了。

  「欸?是嗎,妖狐會同意做這件事,還真意料不到。」鬼使白震驚的看向妖狐,妖狐想掩蓋已經紅透了的耳朵,內心已經覺得完了,傳出去的話小生撩不到小姐姐了。

  「那麼鬼使白你也想做嗎?說不定鬼使黑會開心吧?」鬼使白聽到有紅透了臉,微微點了點頭。

  之後三人就一起去了人間。

「這是所謂巧克力嗎?」

  夜叉拿著一個黑色的盒子,上面寫著“咖喱塊”。

  「這不是巧克力吧,上面寫著咖喱塊,咖喱是什麼阿?」妖狐把夜叉手中的盒子搶走。

  「這不是昨天才吃過的嗎,阿爸昨天來人間買過的。」鬼使白默默的扶額,發現跟他們兩人出來是個錯誤。

   正當知道巧克力的所在地後,發現已經空了。

  三人都覺得自己加入是個智障行為。

  回到了平安京寮內,晴明看見他們三人,跑了過來說。

「阿爸今天去人間買了很多巧克力,現在還沒有人吃,不知道今天大天狗、青坊主、鬼使黑去哪了。」原本要放棄的三人,開始有了希望。

他們第一次覺得有阿爸真好。

聽到他們原本的計劃後,晴明微微點了點頭。

晴明似乎也想知道收到巧克力後博雅表情,表示自己也想加入。

【晴明加入隊伍】

四人走到寮內的廚房後,開始準備製作。

  四人都綁好了馬尾,穿好了圍裙,這時。

  『哐噹-』

  

  茨木看見他們的樣子,臉上有著矇逼兩個字。

「茨木,你又來這裡偷酒給酒吞了嗎?」晴明想到最近在人間珍藏的水果酒突然數量大減,嘆了口氣。

「吾才沒有偷酒,強大吾友想喝才借的。」茨木雖然很慌亂,不過也沒有忘記吹酒吞。

「話說汝們在做什麼?」茨木看向桌上那一塊塊黑色的東西,覺得自己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

「我們要做巧克力。」鬼使白和茨木解釋到。

「巧克力?那是什麼?」茨木一臉疑惑的看著桌上還是一塊黑色的東西。

「就是在情人節對愛慕之人表達心意的東西。」晴明拿著一塊巧克力放在茨木手上,茨木看了許久,吃了下去。

「哦!不錯吃!吾友吃了一定會高興的。」

【茨木童子加入隊伍】

【步驟一】

  把巧克力和黃油隔水加熱,期間要不斷的攪拌。

「攪拌?像這樣?」茨木拿起攪拌器,放在巧克力上,之後用極大的力氣狂攪,巧克力也理所當然的噴灑出去。

  

  灑的桌上都是巧克力,四人也都被噴灑到,當然站的離茨木最近的夜叉滿臉都是。

「把本大爺灑的都是,你是故意的吧!」

「哈?別以為汝和吾友都自稱本大爺,吾就不會打汝阿,吾友是強大的像你這樣的小妖,不許與吾友同樣的自稱。」

  看著兩人快要打起來,晴明趕快去阻止,才澆熄這場風暴。

  「茨木大人要輕輕攪拌阿。」妖狐不滿的拿著毛巾擦拭著臉上的巧克力向茨木說道。

  鬼使白拿著抹布擦拭桌面。

【步驟二】

  加入適量牛奶,並均勻攪拌。

  晴明拿著牛奶看著量杯,專心的要倒入時。

『哐噹-』

  又是突然的開門聲,晴明受到驚嚇牛奶灑了。

「欸~你們在這裡什麼?」青行燈和妖刀姬,看著五個不常在廚房大男人正在做料理,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開門的方式錯了。

「恩?不會吧,你們在做情人節巧克力?」青行燈假裝驚訝的唔著嘴巴,看向他們,然後嫌棄的說:

「臥操,死gay。」

「「「你不也是蕾絲邊嗎?」」」

妖狐和晴明跟夜叉看著青行燈,一起吐槽著。

  「嘛!雖然覺得你們這群基佬的行為很ooc,不過我也想為小刀做一個情人節禮物。」青行燈看向妖刀姬,然後拿著放在一旁的圍裙也準備開始製作。

  「那...我也一起好了。」妖刀姬也拿著一旁的圍裙開始製作。

 【步驟3】

  可以加入自己喜歡的口味。

「口味?加歐氣可以嗎?」

「阿爸,歐氣不是口味阿,加上你歐氣早就用光了」

  晴明頓時受到了一萬點傷害,還想到了一句歌詞『吾兒叛逆傷透我的心』

「阿!茨木!巧克力不可以加酒。」鬼使白看到正要把威士忌加下去的茨木,馬上提醒。

「吾友可是強大的妖怪,自然吃的食物也是要有可以搭襯吾友的口味。」茨木聽到鬼使白的提醒,把正要加入的酒放了下來,不滿的看向鬼使白。

「直接加了酒之後巧克力會變酸澀的。」鬼使白這麼一說,茨木才放棄加酒的念頭。

「欸?妖狐你不加口味嗎?」青行燈把草莓加入巧克力裡面,看向妖狐。

「小生打算加肉。」妖狐說完這句話後,全部人震驚的看向他。

「我突然覺得大天狗好可憐。」青行燈默默的為大天狗默哀三秒。

(全員除妖狐一致點頭)

「欸欸?」妖狐覺得自己聽不懂再講什麼,聽鬼使白的解釋才知道不可以加肉。

「夜叉居然沒有做錯,真是意外。」青行燈戲謔的看向夜叉。

「本大爺怎麼可能會做錯?」夜叉自信的最青行燈說。

「哦~那只是他怕被青坊主討厭吧,所謂的妻管嚴。」妖狐戳破夜叉的心思。

「噗哈哈-夜叉居然是妻管嚴嗎!」

「本大爺才不是妻管嚴!!」夜叉惱羞成怒的吼道。

【步驟4】

倒入模型後,冷藏30分。

「吾友果然是要用葫蘆形狀的吧!」茨木拿著葫蘆形狀的模型把倒進去。

  鬼使白拿著鐮刀形狀的,青行燈拿著刀狀的,晴明拿著箭矢狀的,妖刀姬拿著燈籠形狀的,妖狐拿著翅膀形狀的,夜叉拿著斗笠形狀的(?)

 【 倒好後都放入了冰箱。】

「好累哦,以後不想在做了啦,果然單身好啊。」妖狐抱怨的說著。

「我倒是可以幫你和大天狗說。」晴明看著妖狐。

「不用了,阿爸謝謝。」妖狐瞪著自家阿爸。

「嘛!可以看到戀人的表情,也算是一種成果吧!」青行燈充滿心疼看著妖刀姬累到趴在桌上睡著的樣子,摸摸她的頭髮。

「說的也是,本大爺也很想看青坊主那張和大天狗一樣的面癱裡出現什麼表情。」夜叉看著妖狐,再看著放著巧克力的冰箱。

「摯友不知道會不會喜歡。」茨木看著冰箱。

「哥哥也能喜歡就好了。」鬼使白默默的說著。

「小黑一定會喜歡的啦,畢竟他們平安京第一弟控。」晴明看著鬼使白。

叮~旁邊的計時器發出聲響。

每個人都分袋裝好。

「小白做的真好看,鬼使黑可以娶了。」青行燈看著鬼使白的巧克力戲謔的說著。

鬼使白臉和耳朵也已經通紅了。

  之後大家拿著自己的巧克力,準備著三天後的情人節,連同心意一起送出去。

【預告:2/14號情人節送禮篇】

========================

哈哈!我來了(?

我寫完發現,天啊!我家茨木ooc嚴重,不過茨木這種小天使個性也不錯。

傻白(?)甜嗎!

可能送禮那篇會比較短,因為是送禮嗎!

那希望看的開心。

评论(21)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