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路過的梅朵

大家好,可以叫我梅朵或是緋蝶都是我的筆名,我是灣家的,一個筆名是寫耽美同人另一個是BG言情。

在還沒來Lofter時是個在popo寫言情小說的文手,在臉書是個圖手。

近期的cp:長兄松、alloso、狗崽、酒茨/茨酒、夜青/青夜、博晴/晴博、
鬼使黑白、櫻桃、燈刀、赤黃、all黃、米英、紅色、維勇、奧尤

最近打算把自己寫的原創小說也搬上來只不過都是BG。

那謝謝你花時間看這個介紹哦

嫉妒使我變醜,霖霖呆在這做什麼!快來撩我啊!

幫我家奶罐刷油管,不能在讓我家霖霖每天呆在宿舍摳腳了,要多讓他上節目啊

(〒︿〒)奶罐的媽媽粉

【原創bg】來自橙玫瑰的低語

  一陣清涼的微風吹拂著的髮絲,隨著風而來的是你獨特的香味。

  你脫離著世俗的塵埃輕巧的來到我的眼前,白皙透明的皮膚,杏靈般的桃花眼,每一個笑顏都使我心花怒放。

  「你好,學弟。」

  啊啊,連聲音都可以抓住我的心呢。

  從來未曾相信過一見鍾情的自己,卻瞬間打破自己的迷思。

  「啊...你好...學姐...。」

  我怔怔的伸出手,原本夾在腋下的書本全掉了下來,狠狠砸重自己的腳,「啊!」

  「呵呵。」眼前的學姐捂著嘴笑出聲來,鈴鐺般的笑聲使腳上的疼痛感消失。「啊!抱歉。」示意到自己的行為不當,她慌亂的向我道歉。

  「沒關係,也是我不小心。」聽到我這句話,她臉上又出現笑容。

  「你好,學弟,我的名字叫.....」

  我的青春戀愛就要就此開始了嗎?@

最近想寫以『西洋棋』為題材的奇幻小說,也可以說是熱血,會不會撞啊?
原本想把自己在popo的小說搬上來,可是好像太多了...

不過最近想寫一個有個斷緣人和牽緣人的小說,感覺不是超帥的嗎!

今後可能這裡除了同人還會有奇幻小說加上一大堆有的沒的言情之類的。

你們可以叫我梅朵哦!
叫太太有點生疏啊...

謝謝看到這#

【ABO多cp】Destiny 01

梅朵腦洞無法救。
CP:狗崽(AB)、酒茨(AA)、鬼使黑白(AO)、夜青(BB)

背景設定:  背景角色設定

*ooc嚴重

*小學生文筆

*初產ABO

*多cp

*後期有虐

《這篇先出來的是狗崽哦!》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戰爭』在這裡是習以為常的事情,聽過太多的槍炮聲,看過太多鮮血,目睹自己心愛之人在自己面前死去的痛苦,兩國之間的糾紛永不停歇。

    性別,如同枷鎖,一開始就決定了自己的未來,Alpha成為光榮國家的軍人、領袖;Beta、omega成為沒有人權生育機器,最終被派送當慰安人員。

  不但要解決外面的戰亂,各個貴族的群雄鬥爭,爭取最高的領袖位子,統治這片『沒有靈魂的土地』 =========================================

《 chapter1》  

「大天狗,身為Alpha,汝就必須要成為未來的領袖,禮儀、素養都要達到完美,不能有絲毫差錯。」

  年幼的大天狗,淡金髮藍眼加上清秀的面容,背後的黑翅膀象徵著他是大天狗家族的成員。聽著家族元老的話語,眼裡只有忠貞。「是的,吾明白。」嘴裡說著不符合年齡的話,過於成熟的思想、態度,這是大天狗一直都必須學習的,從小就看著軍事的書本以及許多的政治理念。

眼前的皓首蒼顏的老人,背後的翅膀大又濃密,羽毛也因為多年已並不平順,他只看年幼的大天狗,單單發出一個音節,面容依然嚴肅,就展開翅膀飛走了。

  大天狗心中被滿滿的正義給填滿,為了得到自己家族的認同,成為自己家族的驕傲,大天狗下定決心要完成的。

  大天狗往常在難得的休息時間,拿著自己深愛的笛子,到自家附近的林子吹笛,正走到一半時,眉頭皺了一下,不過只有一瞬間而已。看到平常自己休息的地方被外人侵佔不是值得開心的事。畢竟Alpha佔有慾很強。

「汝是什麼人?」被詢問的人輕輕顫抖了一下,回頭看著大天狗。大天狗愣了一下,以為來侵佔的人是什麼兇神惡煞的其他妖怪,從沒想過是現在睜著無辜大眼的糯米糰子。

   那顆糯米糰子,看似和大天狗年齡相近,不同的是,有著長長的耳朵,和大又蓬鬆的尾巴,雪白的像雪一樣,上面挑染了一點點紫色,金色的無辜大眼,多了一些妖媚的感覺。

   大天狗聞聞空氣的味道,沒聞到什麼信息素,疑惑了一下,難道是Beta?造理來說性別是Beta和omega的人一出生就必須送走。

  「小生是妖狐,應該是小生才要問你是什麼人吧!」白色糰子挺起胸膛,直視著大天狗,稚氣的聲音說出如此高傲的話。大天狗眉挑了一下,用著身高優勢的提起妖狐的後領,「啊!你幹什麼!」冷漠的面容,看著這個糯米糰子。

「汝侵犯到吾的地方了。」說這句話時,不知道為什麼大天狗卻沒有發怒的語氣,這時手上的糯米糰子更加氣憤了,「原來就是你!!把小生的最美傑作毀了!」妖狐嫩白胖胖的手指著地上用樹葉和樹枝做出來類似像人體的東西。

  大天狗每次來這片樹林時,看到那個東西,以為只是一些被風掃來了垃圾,就很順手的把他清理乾淨,沒想到那個東西是作品。

  大天狗想了一下,「吾沒有毀它,吾只是把垃圾掃掉而已。」妖狐掙扎更劇烈,整張臉氣到發紅,「你竟然說小生的傑作是垃圾!把小生放下來!是Alpha就來場Alpha的對決!」大天狗聽到這句話時,疑惑解開了,這個糰子以為自己是Alpha,可能是靠家族才沒被送走。

「汝該不會以為.......」正想說真相時,看到手上的糰子摸了一下自己的翅膀,大天狗馬上把他扔在地上,臉上僵硬一下,「啊!痛!不過你的翅膀好好摸啊!」大天狗管不住什麼素養拿起自己的圓扇,要使出自己的技能,翅膀被摸是天狗最忌諱的事,而且居然是被一個不認識的糰子摸。

  正要使風襲出來時,那個糰子突然把尾巴交了出來,「這是交換,不可以摸太久,狐狸的尾巴是不能隨便摸的!」大天狗停下使風的動作,看見那蓬鬆的尾巴,正要伸手摸一把。手腕上的通訊器震動了一下,要回去學習了。

    大天狗收回修長的手,轉過身,展開翅膀正要飛走時,腳突然有個重量,大天狗不穩了一下,又馬上穩住,皺眉頭的看著自己腳上的妖狐,「你太不講道理了,小生都告訴你名字了,你怎麼不告訴小生。」大天狗想了一下,要不要講自己名字,看到腳上那雙金色眼睛堅定的眼神,「大天狗。」妥協,看來自己不講的話,他可能會一直不放手。

  那顆糰子點了點頭,把手給放開,微笑道「好,小生認你當我朋友了!你以後就是小生的朋友了!如果有困難小生會保護你的。」大天狗哭笑不得,一個Beta到底是誰保護誰啊。

  大天狗飛回自己的家時,家中其他侍衛對大天狗都十分恭敬,雖然長得很清秀,個性卻冷傲,使人很難親近的感覺。「汝遲到了2分鐘。」大天狗的家父比元老更加的嚴苛,從沒對大天狗關心過,「吾明白,下次不會了。」大天狗依然始終如一臉上沒有表情。

「汝可是要成為戰場上最傑出的軍人、成為未來的領袖,絕不能有絲毫的偏差。」大天狗家族裡每個成員都是在戰場上傑出的軍人,也成當過一國之主,年幼的大天狗就必須要更加努力,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家父最近都很煩躁。

  次日,大天狗依然帶著笛子去那片樹林,看見與昨日的白色糰子,「大天狗,小生就知道你會來!」妖狐看見大天狗就馬上跑過來,大天狗馬上展開翅膀,飛到一棵樹上,不理會樹下的妖狐。

  正當,大天狗學習累到睡著時,一個聲響吵醒了他,他看到妖狐正在爬樹,他不是狐狸嗎?怎麼變猴子了,又腳已經傷痕累累,想知道他摔了多少次。

  大天狗無奈下,又展開翅膀把他提上來,看見白皙的雙腳傷害累累,心過意不去,正視妖狐開口說:
「原因。」

「什麼?」

「想和吾當朋友的原因。」

  看見妖狐愣了一下,大天狗想會不會說這個問題對他太困難,「當朋友需要原因嗎?而且小生認為你是個好人。」這次換大天狗愣了,沒有說話。

  之後幾日不管幾天來這片樹林大天狗都會遇到妖狐,直到有一天,「大天狗。」家父突然叫住準備往樹林的大天狗,「聽說汝最近和一隻狐狸走很近。」肯定句。

「是的。」

「以後不準和這隻狐狸見面。」家父用更加嚴肅的眼神看著大天狗。

「為什麼?他是吾的朋友。」大天狗從沒想過會反抗過自己的親生父親。「朋友?」家父冷笑道,「這隻狐狸可是汝們的仇家,一直阻斷汝們的去路,他接近汝只是為了利用而已。」大天狗想著之前和妖狐的事,不相信這件事。

「汝也12歲了,法定要把汝送去Alpha軍校了,見到狐狸的機會也沒有了,在那裡汝要成為一階兵,懂嗎?」大天狗咬牙,本質上還是不敢違逆父親。

大天狗收著自己的行李,坐上軍校的專屬車,卻不知道妖狐一直躲在樹旁看著那輛車離去的背景。

======================================
  先把狗崽前段故事寫完,不然後面狗崽的故事就無法鋪陳了,然後鬼使黑白和酒茨和夜青的故事會在後面出現,如果說崽崽怎麼辦的話,繼續看就對了,夜青的故事可能還要在後面一點,放心!!虐點妥妥的,然後啊!最近成功轉型為晴博了!夜青快轉為青夜了呵呵~

連酒茨.....
天啊,吞吞放髮怎麼那麼妖艷啊!!【心聲】

還有朋友問我說為什麼崽崽要是Beta
我回他:你不懂我(淚奔

========和姬友的日常=========

(看某個經典電影)

友:欸!你看男主角是不是快要死啦。
我:屁啦!你沒聽過主角光環嗎?他怎麼可以死,他都撐到快完結了。
友:你沒聽過BE這個結局嗎?
我:⊙ω⊙?(嗶--------?)
友:你知道BE嗎?
我:被(遲鈍一秒)肛?
友:(噴笑)BE是壞結局啊!
我:乾!你說BE哦
=============================

這不是我的錯是她真的說不清楚,才不是我思想有問題呢!【明明就是思想問題】

謝謝大家看到這哦。

【ABO多cp】想不到標題的設定

久違的新坑,以前開坑的文也還沒棄哦!

*ABO設定 

*ooc注意

*小學生文筆

*多cp

*還沒想到標題

*想挑戰肉文(反正是無節操的ABO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

 

這個世界裡,本國和鄰國常常發生戰爭,以及B和O都不被受尊重,一出生就必須抓到專門的地方,那裡教授他們如何生育。alpha也有一個訓練打仗的地方。

妖狐出生於一個貴族家庭,性別為beta,妖狐父母為了不讓自己寶貝兒子送走,偽造他為alpha。

而不幸的,這群雄鬥爭爭奪王位的貴族生活,對於妖狐一個beta很困難。

大天狗也同樣出生於貴族家庭,性別為alpha,他們家族首要敵人就是妖狐一家。

鬼使白,性別Omega,被專門訓練多年,被送去為正要出兵打仗的當“慰勞”,剛好對象是小黑。

鬼使黑,性別alpha,沒有貴族身份,送到alpha士兵訓練場所,終於成為準備為國打戰的一階兵,遇到鬼使白。

酒吞童子,性別alpha,家族為黑道背景,設立許多酒館,為一階兵。

茨木童子,性別alpha,【沒錯酒茨為AA向】沒有強大的家族地位,可是為一兵中力量感到懼怕的一位。(只是力量而已,個性方面是小天使。)

青坊主,性別為Beta,有強大家族背景因為青坊主家族重視權利方面,把青坊主送到專門訓練地方遇到了夜叉。

夜叉,性別為Beta,沒有強大的家族背景,只是AB發情下來的配種,被送到專門訓練的地方,遇到青坊主。

【這是一個AB,AO,AA,BB向,抱歉OO我沒辦法,看設定就是個虐人心的故事,都會虐的都會虐的放心,我最近快被掰成茨酒了,夜青也快掰成青夜了,連本文都沒出現過的博晴也快掰成晴博了,我也打算來努力肉文了!】

還有如果喜歡這設定的可以按愛心,讓我知道,或是建議也可以哦。

公告ヾ(*´∀`*)ノ

如果有關注我的人,很抱歉三月的時候沒有發文,
近期比較忙,要趕稿又要考試。

雖然其他平台上也有寫文,不過這裡是自己唯一打同人和耽美的地方,畢竟自己也是位腐女,很開心。

然後我發文好像只有陰陽師,最近有要打其他的cp了,我把他列給大家,如果有其他人跟我一樣喜歡這個動漫的這組cp,可以跟我說。

以下是我"可能"會產糧的cp

陰陽師:狗崽、酒茨、鬼使黑白、夜青、櫻桃、青刀、荒目、博晴。

影子籃球員:赤黃、青黃、綠黃   (真※黃瀨親媽)

Yuri on ice:維勇、奧尤

小松先生:長兄松、alloso、速度松 (真※oso親媽)

黑塔利亞:米英、法英、露中....(還有很多...只是忘了啊)(還有我是亞瑟親媽)

=====================================

其實我還有追過很多cp,只是最近想產的只有這些,
最近想找這些的文,可是大多以前都看過了,只好自己產QQ,而且長兄的文最近少了啊。

大家也可以跟我說喜歡上面的動漫裡面的哪個cp也可以跟我說,我可能會去查一下,然後自己入坑(這人#)

近期在想要不要把....我寫的BG原創言情小說丟上來....

啊!還有最近要開狗崽ABO長篇,可能明天就會PO上來的!

謝謝關注我的文的大家!OuO

我脫非了!!!我真的qwqq感動!!!

【狗崽甜】孤單

甜向

作者腦袋腦洞太大

依舊喜歡深夜發文

*ooc嚴重

*現代

*小學生文筆

*繁體字

*相信我是甜向,不要相信標題!

*和朋友借梗

傲嬌崽崽好耶!

=====================

  「又來了嗎?」

  妖狐坐在餐桌前,對面依然向往常一樣,沒有人坐。大天狗自此公司業績開始下跌後,很不常回來家中。

  今天原本是大天狗難得說可以早一點回來的日子,妖狐一大早起來準備好燭光晚餐必備的東西,蠟燭,食材,玫瑰花。

   妖狐準備好驚喜的看著門口,卻遲遲沒有人影,剛剛大天狗打電話來知道,公司出現狀況又要在加班。


「是嗎?畢竟是關係到經濟,先去忙吧,不用管我沒關係,我不會在意的。」妖狐忍著自己的聲音,不要讓大天狗聽到自己哽咽的聲音,當通話掛掉,妖狐忍不住自己的眼淚,滑落了下來。




  明明在意的要死,卻要假裝不在意,我也真是不坦率。




『我...是不是...被拋下了?』妖狐腦中突然有這個想法,卻甩甩自己的想法,告訴自己不可能。



  妖狐把桌上的食物包好後,放入冰箱,自己也沒有胃口了起來,穿好睡衣,躺在雙人床上。


 

  『果然一個人躺在雙人房上會感覺十分空虛是嗎?』妖狐自嘲了一下,縮著自己的身體,背對著另一個空蕩的位子,又繼續流下眼淚。



  「大天狗,你在哪啦!」

  「還不快點回來!」

  「再不會來我就跟你分手!」

  「幹,罵了你那麼多,你怎麼還不來。」

  「大天狗是個笨蛋、是個負心漢、他媽的是個沒品的死gay!!」妖狐是發泄情緒的大罵大天狗,不管會不會被當神經病,反正能讓自己開心一點就好。

【這裡是作者只要有類似狀況會做的事,可能會讓妖狐有點怪嗎?】


  「妖狐,你在罵那麼大聲是要給誰聽?」

  妖狐罵完後,聽到熟悉的聲音,嚇的從床上坐起身子。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剛,一進門就聽到你的罵人聲,真是有個性迎接戀人方式。」大天狗身上還穿著上班用的西裝,手抱胸挑眉的看著自家的戀人。


  「你今天不是要加班嗎?」妖狐依然驚魂未定看著原本要加班的人,卻在自己眼前。


 「公司穩定下來了,所以我就回來了。」大天狗走到鏡子前面把領帶脫下來,「哦?你不想要我那麼早回來?」大天狗回頭帶著戲謔的問著妖狐。


  

  「才沒有!反正我才不在意。」妖狐又縮回被子裡賭氣的用棉被把頭蓋起來。


  大天狗走到妖狐床邊,憐憫的把蓋在自家戀人頭上的棉被拉下來,摸著妖狐哭腫的眼睛,「不在意?這裡又是怎麼回事?」


  「吵死了,我說不在意就是不在意。」妖狐拍開摸著自己眼睛的手,又往另一個方向轉過去。


「妖狐。」

  大天狗喊了一聲,沒有回應。

「妖狐。」

還是沒有回應。

「妖狐,轉頭看著我。」

  妖狐這次轉頭了,眼睛果然泛著淚,只要一眨就會流出來。


  大天狗吻去眼淚,心疼的看著妖狐,「對不起。」


  「我以後會多陪你的。」大天狗抱住妖狐,親吻妖狐的髮絲。


  妖狐破涕而笑的回抱著大天狗。


  等妖狐情緒好一點後,大天狗也洗好澡了,正吹著頭髮。

「大天狗。」妖狐抓著棉被叫著戀人的名字。



「....有你在真好。」



「你剛剛說什麼?」大天狗關掉吹風機,看著妖狐。

「沒有什麼!」妖狐又惱羞成怒的縮回棉被裡。

  大天狗笑著看著棉被縮成一團的妖狐,其實已經聽到了。

「我也是。」

==================

打完了!!

我發現真的是嚴重的ooc啊

特別是妖狐(##

各位看的開心就好囉!

【陰陽師】在平安京大學的傳說#1

作者的腦洞無法救

喜歡深夜發文。

前文設定:戳頭像(懶爆了)
*ooc嚴重

*小學生文筆

*全員無自稱例如:"小生" "吾"

*校園paro

*繁體字

*不要和作者一樣沒氣質

*主狗崽,微夜青、酒茨、鬼使黑白

  學生會會長室傳來超大的巨吼,妖狐氣的面紅的臉從裡面走出來,用著沒有人敢這樣做的摔了學生會會長室的門。

  學生會的其他成員用著想知道八卦的表情看著妖狐,希望在他身上套上一點東西。

畢竟他是第一個踏入傳說中進入"每個學生的天堂"之稱的學生會會長辦公室。

  妖狐真的覺得那天是最悲慘的一天。

  妖狐所在的SR班,雖然待遇很好,不過也是傳說中的"放牛班",不過是多久之後不是如此了呢?

  自從陪著妖狐一起鬧事的夜叉最近攤上班長青坊主開始吧,這所大學規定,每班班長都要加入學生會,夜叉自然因為青坊主自願加入學生會,SSR班的班長就是會成為學生會會長,不過原班長青行燈卻在某次的朝會上在的全體學生大喊要把學生會一職交給妖狐當時最不爽的一個人,大天狗。

當時全體學生聽完後都發出了「欸---?」

  妖狐和大天狗還未加入學生會的爭執就是平安京大學顏值排名第一的位子,雖然他們完全不相識,不過妖狐身為顏控真的很想看大天狗的臉。

  妖狐很幸運的某次情況下認識了大天狗,不幸的是,當時妖狐把他當小姐姐撩了他。

  妖狐一開始像往常一樣在走廊上面看到漂亮的小姐姐就會去撩一下,大天狗正好要去學生會的路上遇見了妖狐,妖狐看到那張萬年不變的“面癱臉”愣了一下。

  妖狐身為顏控看到白皙秀氣的臉,誤認是小姐姐就不要臉的撩了一下對方。

  之後R班螢草跑過來看見難得妖狐和大天狗在一起時,挑了一下眉。

「妖狐,妳也認識大天狗?」妖狐聽見那個和自己八字不合的名字【自認為】,震驚的看了一下大天狗,原本撩小姐姐用的笑容,僵了一下。

  大天狗用著看好戲的眼神看著妖狐,嘴角微微上揚一下,不過很快就收起來。

「學生會.....會長..大天狗?」妖狐支支吾吾的講出面前剛剛被自己撩的“小姐姐”的名字。
   大天狗維持那個面癱臉微微點頭一下。

「SR班妖狐,請來學生會想一下你的處分。」大天狗沉穩而磁性的聲音講出這段話,妖狐覺得人生頓時沒有了希望。

  妖狐到了學生會,莫名奇妙的被派遣了書記的職位,當時妖狐用著不解的眼神看著大天狗。

大天狗卻用『叫你當就當』的眼神看了一下妖狐,之後走進會長辦公室裡。

  妖狐當時以為學生會都是一大群像大天狗正經的人。



才怪。

   那個已經長蜘蛛網的學生會副會長位子是怎麼回事,和那個風紀會的組長,他的位子上怎麼都是一個揹著葫蘆的紅髮男生的照片,會計的位子旁怎麼都是1000公斤的啞鈴,執行、活動組的旁邊怎麼都是基佬漫,監察組其中一個位子怎麼都是一個白髮男子cos的照片,另一個位子怎麼都是手做的小東西,天啊,宣傳部是那個裸奔狂。

現在是社團時間,卻他媽的沒有一個學生會成員要來嗎????

『學生會吃棗藥丸』這是妖狐腦中頓時出現的第一個想法。

  過了沒幾分鐘,青行燈走了進來,看見一直找不到人選的書記位子,卻有了人坐,意味深長的看著妖狐。

請不要看我了,你以為我願意嗎?我也想要繼續當回家部阿!

  之後大天狗走了出來,看見青行燈一直在看著妖狐。

「新書記?長的真不錯,是SR班的吧?」青行燈移開眼睛看向大天狗,手抱胸的問著大天狗。

 「SR班的妖狐,這個職位只是對他的處分而已。」大天狗靠在牆上,默默的揉著頭。

  請不要在當事人面前講出剛剛的事情嗎?我也很悲慘阿,來到這個藥丸的學生會。

「不過這個人也是你帶來的,自然你得承擔照顧他的職責,第一次看見你親自招人進來。」青行燈走到自己擺放著BL漫的地方,放下書包伸了一下懶腰,不慢不快的講出這句話。

大天狗看著當初把這個位子交給他的青行燈,在看看剛剛撩了自己的妖狐。

  大天狗抓起妖狐的手,走進那個沒人進過的學生會會長辦公室,青行燈微微笑了一下,抓起旁邊的BL漫看了起來。

   現在是怎樣,你直接抓起我的手走進來幹嘛,如果被那些學校報社的人拿去做文章就死定了,我還想要撩小姐姐。

  妖狐看見會長辦公室裡面後,驚嘆了一下,『這比SSR教室還要SSR的地方是怎樣?』

  「你以後的辦公室就在這裡。」大天狗指著旁邊高級沙發的位子。

 

  你可不可以他媽的聽一下我的意見。

妖狐用力拍向學生會的桌子「淦,你把我莫名奇妙的帶到學生會,讓我當什麼書記,你卻他媽的沒問我意見,你當老子吃飽沒事做阿?!」


當然以上都是妖狐的幻想。

「我知道了。」妖狐覺得自己好真的好懦弱。

  妖狐時不時抬頭看向正在看著改找公文的大天狗,雖然表面面無表情,其實心裡已經把大天狗罵到不行。

  你這地方那麼大卻他媽的把他弄成這樣?我們真的是同個時代的人嗎?這是什麼審美?牆上一大堆山水畫是怎樣,天啊,這裡怎麼都是一大堆中二小說。

「妖狐,你一直那麼多閒時間的話,我是不介意讓你多加工作。」大天狗抬頭帶點嘲諷看向妖狐。

「好的,我知道了。」TMD這個人一定是腹黑。

  過了一段時間後,原本要幫忙的公文已經改好了,放在大天狗的桌子旁,保持充滿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看著大天狗。

  改完了總該讓我回去了吧,我要回去撩我的小姐姐,沒時間呆在你這腹黑大魔王這裡。

「辛苦了,那裡順便幫忙整理一下。」大天狗依然看著手上的東西,連頭都沒有抬一下。

「全....部嗎?」妖狐看著多到滿出來的資料,欲哭無淚的看著大天狗。

大天狗抬了一下頭用『你在說廢話嗎?』的眼神看了一下自己。

  死假高冷真腹黑學生會長,早知道隨便參加一個社團,也比來這裡還要輕鬆。

  忍著想把他掐死的手,用著官方的笑臉,走到那多的像高山的資料,並在背後偷偷把國際通用的中指比出來。

  劍道社的人控訴跳舞社的人太吵,確實每次回家的時候都聽到跳舞部的音樂。認可!

拇指社的要租借操場辦腳拇指大賽?天阿,這什麼社團?這也可以通過?腳拇指這真的沒有問題嗎?否決!
我大概也可以辦的撩小姐姐社。

動漫社希望可以加大社團空間?你們不是所有社團最大空間的嗎?怎麼會提出這種要求?否決!。

大天狗看向妖狐拿著社團意見單子傻笑的樣子,嘴角又上揚了一次,又繼續改著公文。

=====================

打完了!!!

請不要說我沒水準,髒話怎麼那麼多,因為之前有看到這類型的小說,我覺得天啊,這套在崽崽身上一定很ok。

所以我就寫了,反正之後會更多(?

雖然遲了也祝我昨天生日快樂吧!

謝謝觀賞。